每月金句 : 「凡自高的,必降為卑;自甘卑微的, 必升為高。」(太 23 : 12 )  




認 識 福 音


  1. 上帝是生命的根源,世界、萬物和人都是祂造的。
  2. 可是,人離棄上帝,任意妄為。
  3. 犯罪所帶來的惡果就是死亡;不單是身體的死亡,也是與造物主的生命隔絕。
  4. 在這無望之時,上帝愛世人,祂主動尋找人。
    我們藉著耶穌基督(以十字架代表),就如走過一條橋樑,可以重回到上帝那裡。
  5. 與上帝結連,生命獲得根本的改變......。

「上帝愛世人,甚至將祂獨一的兒子(耶穌)賜給他們,叫一切信祂的人,不致滅亡,反得永生。」(約翰福音:三 16)


「十字架橋樑」說明上帝在人無助之時,主動尋找人,幫助人們回到祂的身邊。

朋友你希望能過豐盛的生命嗎?
耶穌說:「我來了,是要人得生命,並且得的更豐盛。」(約翰福音:十 10)
若想認識耶穌更多,可隨時聯絡我們。







牧 者 的 話
信仰生活「新常態」

  疫情肆虐了十個月,人們在對應疫情作出了各方面生活模式的改變。例如每天出街前必定會帶上口罩,就如每天穿衣服一樣;還有出入不同的處所時都需要量度體溫和潔手。至於由實體轉為網上的生活模式也大行其道,網上會議、網上工作、網上課程……。這種轉變,最近被稱為新常態,意思是從過往固有的生活模式,加添了新的生活模式或改變了平常的生活模式,而這些新的模式,又成為了我們日常的模式。故此,有人又稱新常態便是常態。


  這種新常態也不能避免在教會出現,由疫情開始轉趨嚴重的時候,群體聚集成為傳播病毒的高風險途徑。故此,教會開始就著疫情而有所應變,將實體崇拜轉為網上崇拜,小組查經改為網上查經,祈禱會、執事會、團契和小組均遷到網上進行。起初有不少弟兄姊妹都感到不習慣,我亦聽過或看過有不少討論有關於暫停崇拜,轉為網上進行是否乎合信仰;這種改變使教牧和信徒都難於判斷和適應。只是,由於疫情一波比一波嚴重,往後的討論就不再停留在實體還是網上,而是如何善用網上平台及社交網絡,鞏固信徒的信仰生命和彼此的關係。因為網絡聚會已逐漸變成信仰生活的常態,由大家不適應,不習慣,到大家開始習慣,甚至享受在家崇拜,在家聚會。


  這種習慣是好,還是壞的呢?在疫情肆虐的時候,我們為了負起社會責任,保障大眾的安全,改變信仰生活模式,讓信仰生活有更大的彈性和可能性,這未嘗是不好的事。我們可以透過另一個渠道,在未能實體相聚的機會下,仍能彼此交流和見面,仍可無阻我們崇拜上帝。然而,我們經歷過非實體的相聚,也會體會到那種網絡的距離,網上崇拜的單向性,無法感受肢體間的聲音與身體的互動。這種隔膜,也逐漸減少了我們與人相交的動力,繼而習慣了不具約束的信仰生活,對教會的負擔和委身也逐漸冷卻下來。對於我來說,這種新模式若只單一和長時間使用,會窒礙了信徒靈性生命的成長。故此,這是不好的。

  信仰生活的新常態,我認為不應將其成為習慣,而是應該加添在信仰生活中的一項原素,是輔助我們在這個迅速轉變的時代裡,成為新的栽培和傳福音的路徑,使我們更靈活和更有彈性實踐上帝給我們的使命。


  聖經中提醒我們「不可停止聚會,好像那些停止慣了的人,倒要彼此勸勉,既然知道那日子臨近,就更當如此。」(希十5)這節經文是指著實體的聚會。早期教會的生活是天天走在一起領受耶穌基督的聖體和寶血,又關懷和救濟有需要的人,並且彼此服事,一同學習上帝的話語。大部份的信徒生活在網上是不能辦到的,因為自上帝的創造以來,祂心意都是渴望人是群體的相處,彼此幫助和扶持。而耶穌更是具體的親臨人間,住在我們中間,祂沒有只以影像和聲音宣布救恩,而是有血有肉地將救恩活現於人前。

  我們不知道第四波的疫情會否發生,但我們可以在這段能夠相聚的日子裡,好好爭取實體的相聚,在信仰中彼此堅固,就算再要分散,我們都不會被打散。並且作為主的門徒,我們知道縱然沒有疫情,那日子(基督再回來)也必臨到,故此,我們更要在一起等候和準備好迎見主的面。

吳玉芬 牧師
2020-11-08








見 證 文 章
溫葆坤•何詠欣見證分享

  各位弟兄姊妹,主內平安!我們是葆坤 (Terence) 和詠欣 (Winnie),回想起我們夫婦去年七月開始來到永生堂,原來只是一年有多,但已深深感受弟兄姊妹的愛護,彼此沒有隔閡,心裡實在充滿感恩!

  我們來到永生堂,是因為我們以往分別認識吳牧師和梁牧師。葆坤早年在神學院讀書時已認識吳牧師;而我們與梁牧師、師母過往在同一堂會聚會,參與同一個團契。但因事情我們有一段日子沒有到教會去,但在上帝的帶領下,偶然得知梁牧師按牧,我們鼓起勇氣出席按牧典禮的觀禮,並出乎意料得到兩位牧者的接納和包容,便逐漸大著膽子來永生堂崇拜,更發現弟兄姊妹也一樣真誠接待,讓我們感受主內溫暖。因此藉去年聖誕節的轉堂禮,正式加入永生堂這個大家庭。

  葆坤本身是靈暉堂會友,後來轉到靈康堂(梁牧師母堂)事奉,也因而認識詠欣。因為靈康堂人少,還記得當年我們和梁牧師、師母以及其他中堅份子經常身兼多職,在不同崗位互相配搭,大家經歷過不少挑戰和恩主帶領。

  葆坤由中一開始返團契,起初參加青年中心的活動,慢慢接觸到宣教士,當時只感到這些外國人說著奇怪口音的廣東話,十分有趣。還記得第一年參與暑期福音營,不單渡過十分愉快的營會生活,更第一次聽到「浪子比喻」,雖然簡短但曲折的故事深深吸引我。想不到後來自己一度成為離家浪子,但有幸能像小兒子回到天父的家。葆坤後來在團契中慢慢學習,逐漸明白那些宣教士跨越半個地球的距離,克服文化的差異,只為去愛從未見過的中國人,而這愛其實是效法基督,遂於十九歲時受洗加入教會。


  至於詠欣也同樣在中學時代開始,由表姊帶領返教會,所以靈康堂有些資深的教友會親暱地稱呼她「表妹」。詠欣最記得有一次傳道人問日後有沒有信心上到天堂,當時的她不能回答,也讓她開始思考這方面的課題。後來因為到澳洲升學,在臨出發前牧師和她詳談,為她解開心裡一些疑問,在出發前決志歸向基督,接受洗禮。

  我們在永生堂看到主內一家的愛,深盼望我們在領受這愛的同時,也能夠為主發熱發亮,成為別人得見基督大愛的流通管子,感謝主!

溫葆坤弟兄 • 何詠欣姊妹
2020-11-08



瀏覽人次 : 145089
2011 © ELCHK Eternal Life Lutheran Church   
登 入  |  Powered by 島